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百三十九章 啥?二狗子又……出作品了?(第一更!)

作品:我真没想出名啊|作者:巫马行|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4 21:27:38|下载:我真没想出名啊TXT下载
  月光下,多瑙河边上散发着一层朦胧的雾气,远远看去,竟是如梦如幻。

  一阵风吹来,陆远的燕尾服随风摆了摆,他坐在了河岸边的小石凳上借着微弱的光芒,手开始不断地尝试写着谱子……

  当想起了开头以后,陆远脑海中后续的旋律,仿佛流水一样全部汹涌了出来。

  除了少数人以外,在原先世界的大部分人应该都听过这首熟悉圆舞曲……

  或许,是出自手机铃声里,或许,是广告中,又或者是,是在许许多多的动画片里……

  这些地方,都会出现这首圆舞曲,他以舒缓而又轻柔,略带轻快的旋律,让你一听就难以忘怀,就如同《致爱丽丝》一样,熟悉得让人尴尬……

  这首圆舞曲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它的名字叫《蓝色多瑙河》。

  陆远写得并不快,他毕竟不是爱德华这样的超级天才,只要想到旋律就能完全就弄出来,他只能靠着记忆力的旋律,慢慢地将这首曲子给弄出来,弄出来以后的,陆远又不能确认自己的谱子到底是对还是不对,他只能靠着乐器的演奏,然后再判断需要修改什么地方……

  贝纳看着灯光下面的陆远时而琢磨着谱子,时而小声地哼着旋律,时而默默地看着河边。

  贝纳很激动,嗓子里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呐喊与怒吼,似乎要宣泄出来一般,但是,他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呼吸都非常的缓慢,生怕打扰到陆远。

  哪怕是一丝打扰,贝纳都会感觉到无比懊恼的。

  他知道,陆远正在创作。

  王矜雪则陪在陆远身边,默默地看着江面上的一层层薄衫和月光的倒影。

  她想起了陆远的那首《月光曲》,这一刻,她脑海中尽是那首钢琴曲的旋律……

  时间一点点过去。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贝纳带来的灯闪烁一下,终于灯消耗完最后的电,进行熄灭了。

  贝纳一惊。

  “我现在就……”

  贝纳刚想说什么,却发现王矜雪用眼神阻止了他。

  他一愣,下意识又低头看着坐在河边的陆远,他突然发现,陆远在灯熄灭以后似乎并没有什么感觉,仿佛借着这微弱的月光一般,依旧默默地以缓慢的速度写着谱子。

  ……………………………………

  此时此刻,陆远自己也陷入了这种极为认真的状态。

  这种状态并不是创作,而是在回忆。

  起初,他确确实实需要贝纳的灯光让他适应一下,但是随着自己进入状态以后,他发现月光也不影响,甚至,只要给他一点点光,他就能在纸上写出《蓝色多瑙河》的全部旋律。

  《蓝色多瑙河》这首曲子陆远真的非常清晰,从开头到结尾,陆远每一个旋律都记得清清楚楚,毕竟从小到大,这首曲子在陆远曾经很喜欢的动画片《猫和老鼠》中出现过,而那一集,陆远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甚至这旋律一响起的时候,陆远免不了会出现一些《猫和老鼠》的画面……

  这是一种深刻的记忆形式,就像虽然你不一定能背得出歌词,但是你一定能唱出歌词一样。

  陆远的笔在纸上一遍一遍不断地写着,然后又觉得这个音符不对,又把这个音符划掉,然后又再度抬头看了一眼平静的多瑙河,整个灵魂仿佛融入了这首曲子一样……

  时间逐渐到达了黎明,遥远的东方逐渐出现了一抹鱼肚白,随后,这一抹鱼肚白逐渐变亮。

  江面上,那薄纱的雾气宛如仙镜一般,逐渐地升腾而起,河中,几条小鱼儿吐着泡泡,似乎很好奇地看着这一幕。

  又过了一会,当东方的阳光正式照在陆远脸上的时候,陆远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他拿起了乱糟糟的稿子,擦了擦眼睛。

  然后慢慢地站起来,随后竟是一个不稳,如果不是王矜雪扶着他的话,他差点就摔倒在地。

  “结束了?”

  “嗯,结束了。”

  陆远揉了揉已经麻木的双脚,眼睛里充满着大片大片的血丝,整个人仿佛散架一样无比的僵硬。

  但是,他的眼神却透露着一丝激动,同时激动里面又散发着无穷的迫不及待,这股迫不及待无法抑制。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激动。

  “你还好吧?”

  “还好……”

  “那……”

  “矜雪,贝纳,走……”

  “去哪里?”

  “排练!试试这首《蓝色多瑙河》!”

  “啊,你还没吃早饭,而且,你一晚上都在这里,你……的”

  “没事,我没事,我现在状态好得很!排练要开始了,趁着我现在脑子还算亢奋,状态就如同嗑药了一样好,我觉得可以做好多东西!”

  “???”

  ……………………………………

  清晨。

  布兰多不顾所有人的劝阻,执意一定要去排练的地方看一看。

  他觉得所有人都在侮辱他的智商!

  明天就是这场盛大的音乐会的开始时候了,怎么可能到现在还不排练?

  这完全不可能!

  他就这么看起来老眼昏花吗?而且,他突然发现爱德华等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讲话什么的都特意避着他,打陆远的电话,一直没人接通,打自己学生王矜雪的电话,王矜雪一直说排练遇到了一些问题还没开始,甚至正式的表演都可能要推迟……

  医院里,医生们和其他人,都似乎忘记更新了最新的报纸一样,送来的都是之前的报纸……

  总之,一副所有人都不带他玩的态度,就算布兰多再蠢他也知道这件事透露着诡异啊!

  他觉得所有人,包括整个钢琴界都开始下意识地排挤他了。

  于是,他吃了早饭就二话不说跑到了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去了。

  当他走进里面的时候,他发现想象中的排练声音并没有出现,反而一副非常安静的模样。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

  现在是早上九点钟,按理说这个时间大家都应该在排练了才对吧?

  布兰多来到金色大厅,随后发现整个维也纳国家交响乐里的所有人都默默地呆在原地傻乎乎地看着稿子,而穿着燕尾服的陆远却在人群中穿梭……

  而舞台下的爱德华等人表情看起来无比茫然,似乎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这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排练出现什么问题了?

  真的要推迟?

  布兰多察觉到诡异以后,他下意识地找了一个方向坐了下来。

  ………………………………

  陆远的心脏疯狂地跳动,当他来到几个提琴手面前的时候,他脑子里会把《蓝色多瑙河》分解为一些小提琴的声音,但是,他又无法真正地把它补充完整,它只能给这些小提琴手的负责人,让他们看谱子。

  当来到大提琴手前面的手,陆远也是这样……

  他现在打算让这些世界顶级的演奏家们帮自己看看,怎么能把《蓝色多瑙河》拆解出来,然后再想办法演奏出来。

  当这些天才们接到谱子以后,他们所有人都感觉懵了。

  睡了一个晚上,等第二天充满精力准备排练《命运交响曲》的时候,突然就接到了《蓝色多瑙河》的谱子,更夸张的时候,这《蓝色多瑙河》的谱子看起来有些乱糟糟的,很明显都是临时手写然后复印出来的。

  这是几个意思?

  这位陆远先生到底要干什么?

  当然,所有人并没有抗拒,而是老老实实地静下来开始拆解着这首《蓝色多瑙河》。

  爱德华,肯尼迪,杰斯特……

  这几位钢琴家本来以为台上正在琢磨《命运交响曲》的谱子,但等了一个小时以后,他们都觉得不对,然后他们再也忍受不住这种诡异的气氛于是他们站起来朝舞台上面走去。

  当他们刚走上舞台的时候,他们突然看到陆远抬起头。

  随后……

  “爱德华,肯尼迪?哇,你们都来了?好!你们来得正好,你帮我看看这首曲子……这是圆舞曲,我对这些曲子的拆解很不擅长,你能拆解吗?”

  “????”

  当陆远激动地把谱子交给爱德华,然后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对这首曲子的看法以后,爱德华满脸都是问号。

  啥情况?

  圆舞曲?

  等等,不是说好的排练《命运交响曲》吗?现在怎么突然改到圆舞曲了?

  《蓝色多瑙河》?

  这是……

  当他认真地接过谱子以后,他突然瞳孔一缩,再看着陆远充满血丝的眼睛,他竟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随后,陆远又走向肯尼迪等人,拉着他们继续给谱子。

  肯尼迪等人的表情也和爱德华一样,宛如见鬼一样。

  …………………………

  布兰多看到这诡异的情况以后,也坐不住了,也在布鲁斯的搀扶下慢慢悠悠地朝舞台上走去。

  “对,这稿子你也看一下……帮忙拆解拆解,我想要那种感觉……”

  “等等,怎么说您?”

  “老爷子,您赶紧回医院,这次音乐会可能真的要推迟……您要好好休息!”

  “这不是您该来的地方!”

  陆远第一眼看到布兰多的时候,并没有在意,而是习惯性地把稿子给布兰多,但随后想起第二眼,陆远仿佛想到什么一般,二话不说猛地把布兰多握着手中正准备看的稿子给抽了回来。

  “????”

  看到陆远突然出现的态度以后,布兰多瞬间脸都绿了!

  这不是我该来的地方?

  我特么……

  ………………………………

  “什么?”

  “演奏会竟然推迟了?等等,之前不是信誓旦旦说这场国际盛事就在第二天进行吗?我们国家的很多大人物都过去了,怎么……”

  “啥?二狗子又出新作品了?新作品正让世界顶级的音乐家一起拆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