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楔子

作品:练个小号去修仙|作者:杂鱼汤|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08-06 17:24:53|下载:练个小号去修仙TXT下载
  2024年2月18日,华玄国,湛涧市郊区一个小村里。

  简洁老旧的平房里,一个长相俊俏的青年男子,神情无奈地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女子道:“我要出国了!”

  低头坐在轮椅上的女子,猛地抬起头来,她双目定定的看着他,没一会她似泣非泣的目光中含着各种复杂的情绪,有不舍,有不甘,还有无奈。她双唇紧紧地抿着,一副强忍着不哭的样子。

  周易恩知道,她虽然外表看着坚强的样子,其实内心是很脆弱的,她这样伤心却又强忍着没流下眼泪,他心里有些不忍了,毕竟再怎么样也是花了五年心思的。

  哎!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不过一想到为了试探那所谓的宝物,这美男计一用就是五年,不管是试探还是套话,得到的结果还是她不知道什么宝物,她从来没见过什么宝物。

  浪费了他五年多的时间,这也是他的青春啊!一想到这里他心里就气愤起来。

  “那……你……祝你一路顺风!”女子说完便用手推着轮椅转过身去,在转身的一瞬间,她的眼泪也终于流了下来。

  看着她的眼泪,周易恩心里又觉得舒畅了起来,能做到让这个坚强却又冷淡的女人为他哭,他心里怎么也有几分得意的。

  “哎!保重。”

  周易恩叹息一声道了一句后,装作无奈的样子便转身离开,他恨不得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再也不用和这女人演戏了,所以一出门便快步地离开这间非常老旧的平房。

  俞墨熹听到关门的声音,这会她低头掩埋的脸上,那悲伤的神情早已不见。

  她两眼微眯,眼神里还带着几分的欣喜,而耳朵也竖了起来细听外面地脚步声,听着他越来越远地脚步声,直到他的脚步声再也听不到,俞墨熹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十多年了,这十多年间,前五年经常被人辱打,每天还被无数的眼睛下监视着,每一分每一秒她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就怕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个决定而让死神降临,后五年更是要抵住这美男计的诱·惑。

  现在,终于,这最后一个监视的人也要走了。

  想起来十多年来的艰苦,俞墨熹抬起头来看着外公的遗照,眼泪不知不觉的真地流下来了。

  周易恩这会并没有走远,他离开平房后便到了离俞墨熹不远的一间二层小楼里,他一进到小楼便快速地到监视室里看俞墨熹的情况。

  监视器里显出了俞墨熹低着头,两肩微微地颤抖非常伤心的样子,好一会才看到她抬起头来,正好看到她已经泪流满面模样。

  周易恩看到她这样子便没再怀疑,“小林,收拾东西吧,我们走,不用再监视这女人了。”

  “好,我知道了。”小林说着便关掉监视器,拆除所有的监视器材。

  “易恩哥,我们回去了这女人怎么处理?”小林收完东西好奇的便问了一句。

  “走吧,会有人来处理的,我们不用管。”

  ……

  两天过去,俞墨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屋子里的一切,同时也会推着轮椅到街外闲逛,观察还有没有人监视自己。敏感的她发现已经没有被人盯着地感觉了。

  不过她还是不敢完全放松,许在她不知道的地方还有人监视呢。

  “叮叮叮”一阵电话的铃声响起。

  俞墨熹拿出口袋里老旧的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她一惯清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喂,巧姨。”接过电话俞墨熹亲切的喊了一声。

  巧姨并不是她的亲人,而是一个看她可怜,才时不时的会关照一下的邻居,而看惯人情冷暖的俞墨熹,很清楚巧姨是真心关心她的。

  “小熹啊,我跟你说,殡仪馆的灵堂要重建了,你是要领回你外公的骨灰坛自己暂时保管还是我们帮你保管啊?”李巧知道俞墨熹和外公的感情非常深,所以才打了个电话问一下她。

  “什么?”俞墨熹听了心里一紧,“巧姨,我马上过去领回来保管。”

  殡仪馆离俞墨熹住的地方并不算远,也就三四公里左右,不过出村里的路有点破,而她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坐车非常麻烦,她只能着急的推着轮椅过去。

  到殡仪馆时已经有一些人在领骨灰坛,俞墨熹快速的找到了巧姨。

  “小熹啊,你这么急着来做什么,一头大汗的,你和我说一声等我下班了我顺路给你带回去就是了。”巧姨看着坐在轮椅上满头大汗的伏喜,心里起了怜惜,这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

  “没事,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俞墨熹看着周围地人又道:“还有这么多人要领骨灰,巧姨你快去忙吧,不用管我。”

  “嗯,你回家时小心点啊!”巧姨交代完便离开去帮别人登记领骨灰。

  俞墨熹紧紧的抱着外公的骨灰坛好一会,才小心地放进包里,她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去殡仪馆的公共卫生间,到了残疾人的专用洗手间里。

  把门关上,听着外面没有可疑的声音,俞墨熹小心翼翼地从包里拿出骨灰坛的盒子。

  打开盒子,拿出骨灰坛,然后打开骨灰坛的盖子,她伸手进去,小心的从骨灰里,摸出一个小指头大小,没盖子的水晶小棺材。

  水晶小棺材淡绿色,材料看着似是水晶做成,可摸着却又像木材的质感,微微的还带有冰凉的感觉,外表上雕刻着各种非常精美图案。

  看到这小棺材,俞墨熹紧张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就是因为这么一个里面什么也没有装,空空如也的小棺材,害得她家破人亡,双腿残废,被人监视了十多年。

  细看着小棺材好一会,它除了外表有点精致漂亮外,她真地看不出这个小棺材到底有多不凡,这到底是什么宝物?为什么会惹来那些祸事?

  一时看不出这水晶棺的不凡之处,想了想,俞墨熹从脖子上拿下周易恩送她的那便宜水晶吊坠给拆下来,然后将小棺材穿好,将它挂在脖子上,紧贴胸口,用衣服紧紧掩盖住。

  那些人十多年来,软硬兼施,连美男计都使出来了,她都是一口咬定不知道,估计他们也该放弃了吧?

  就算不放弃也应该会放松不少,俞墨熹想起外公的嘱咐,趁着他们这会放松时,要赶紧离开这里,去外公说的那个地方找到回水晶棺盖。

  回到家里已经傍晚时分,俞墨熹不想再停留在这个充满监视器的房子里,她把这些年来做手工活,存下的一些小钱收好,正想把外公的遗照收起来时,敏感的她突然听到房门那里传来“咔”的一声。

  猛地她转身警惕地盯着门锁,只见门锁慢慢地被打开,她的心突突地跳。那些人还是不放过她吗?

  门被轻轻地推开,一个身材高挑,肌肉结实,麦色的肌肤,五官端正,但面容显得很憔悴的男人出现。

  他刚要跨进门便见一个石子飞了过来,他轻轻一躲便闪过那石子。

  “呵呵,挺警觉的,一个石子对我来说没用。”男人冷笑地看了一眼俞墨熹,转眸便打量了一下房间,他眉间紧紧地皱了一下,便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药瓶放在傍边的小桌上,然后又从外套里拿出一个本子来。

  俞墨熹留意到男人手带着手套,一见到那本子是一个病历本,她死死地盯着男人,心里升起了一阵绝望,他们这是要灭口,看来他们是要逼自己吃安眠药伪装自杀。

  如果他们软硬兼施,威胁,压迫玩阴谋俞墨熹都不怕他们,就怕他们直接杀了自己,之前不交出水晶棺材,也是怕他们拿了水晶棺材就要杀人灭口。

  是了,现在他们已经放弃从自己身上找宝物了,当然也是要杀自己的。

  怎么办?

  俞墨熹心里害怕,自己一个残疾人,想跑,跑不了,这男人一看就非常精壮,她是完全打不过的,他要杀自己一点也不难。

  男人布置好一切,一步一步地缓慢走近俞墨熹,他眼神凶狠冷漠,“你也别怪我,是有人要你死,冤有头债有主,你死后别找我。”他话还没说完身影一闪便到了俞墨熹身前。

  俞墨熹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只觉得眼前一花,心口一阵撕心裂肺剧痛,下意识的底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心口,一把短匕首插在上面,浓稠的鲜血喷涌而出。

  她还以为他们会逼自己吃安眠药,没想到居然就这样直接的下杀手,剧烈的痛让俞墨熹呲牙咧嘴面目狰狞的抬头看向杀手,她两眼充满了仇恨,嘴巴里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声音来,“我,做,鬼也不会放过……”

  话还没说完她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意识。

  PS:开新书了!!!!!跪求收藏、推荐票、各种票……